女警 - 优优色影院

阿偉很郁悶。

  因爲他只是一個小弟,卻享受了大哥級別的待遇。而這樣的待遇,不是在飯

局和KTV 里面,也不是身后大票小弟浩浩蕩蕩叱咤風云,也更沒有小姐的秋波共

胸部齊飛,莺聲燕語不絕於耳的無邊春色。

  他正坐在H 市警察局的審訊室里面,對面坐的也不是他經常在心里默默念想

過用不同姿勢干過的身穿制服的女警,而是2 個普通得掉到人堆里面就找不到的

男警察。此刻,這2 個家夥正在抽煙的抽煙,上網斗地主的斗地主。抽煙的一邊

看同事斗地主,一邊對阿偉說:“兄弟,想好了就說一聲啊。你在KB幫的老大、

你們的地址、組織……你要不說,咱就只有繼續這樣了。”

  雙方在比耐心。

  阿偉想:“上級的姓名、地址我全知道,但那是幫的秘密,可不能告訴你。

(作者:下級的地址、性命我也" 知道……這台詞忒眼熟……)出來混,義字當

頭。再說,我要是真說了,我出去了還能活嗎?我不要義氣也要命啊""" ”

  阿偉是KB幫的一個小頭目,主要是負責到處尋找他們的“獵物”。雖然不是

幫內的核心,但是里外串聯,上上下下的人物卻識得不少。

營。KB幫一直靠黃色雜志和光盤賺錢,雖然起步晚,但是“市場份額”卻后來居

上,究其原因,就是他們的産品特別:專營SM系列。其中,不少QJ,lJ,捆綁的

內容,都是實際拍攝的。KB幫綁架了不少年輕漂亮的女性,尤其是空姐、護士、

OL等制服女性,捆綁QJ,拍攝完畢之后,有的留下來拍攝其他的片子,有的被賣

到別的地區做了性奴。

  雖然KB幫做了不少案子,但由於其首腦手眼通天,因此警察一直未在KB幫的

系列案件中有所斬獲。直到最近,某高官的一個小蜜,也是小有名氣的模特,也

失蹤,並有光盤在H 市流通,方引起高層重視。於是,省特警中隊的精英警官,

被派到H 市,專門負責破獲KB幫。該警官到了H 市以后,警方工作果然大有起色,

阿偉成爲了第一個有分量的KB幫落網分子。

  此刻,這警官正在與H 市警察領導層開會。

光中有佩服,有仰慕,更有各種各樣的欲望。

  蔡孜一身警察制服,下半身的及膝短裙,下面露出了被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

小腿,黑色高跟鞋將這對小腿的曲線,襯托的更加勻稱。她幾乎完美的身材,凹

凸有致,配上姣好的面容、女警的制服,不知是多少色狼夢遺的對象。如果不是

親眼所見,H 市的警察都不會相信,讓他們頭疼不已的KB幫,在這個嬌滴滴的女

警到來不久,即有頭目在她的主持下被抓獲。

  蔡孜站在會議室中侃侃而談,聲音悅耳,笑容自信:“我看,一般的審問是

不會有效果的,因此,我決定采用剛才我所說的方案,這也是我爲什麽一直不親

自參與審問阿偉的原因。”

  一名老警官問道:“你親自去臥底,會不會太危險了?”

  蔡孜溫柔卻堅定的回答:“我對我自己有信心,也做好了準備。難道你們還

有更好的辦法麽?如果沒有,那麽請按我的方案,做好配合的工作。基層的干警,

知情的越少越好!散會,行動!”

  H 市第七看守所。

  看守所外面,一輛特警用的中型車停在了門口。車箱內,身穿高檔藏青色OL

制服,黑色絲襪,黑色高跟鞋的蔡孜對同行的2 名H 市警官說:“可以了,動手

吧。”

  同行的老陳聞言,拿起了準備好的繩子,走到蔡孜背后,輕輕的將蔡孜的雙

手綁了起來。他捆的很慢,看著蔡孜的背影,看著繩子在她的手腕上纏繞,他有

種隱秘的滿足感。

  等老陳的動作停止后,蔡孜動了動雙手“太松了,老陳。”她對老陳笑道:

“我們老陳的繩技,在省里可是很有名的,多少凶殘的罪犯,被老陳一綁,都幾

乎要哭出來的。現在這麽隨便繞繞,太不逼真了。我們現在可不是演戲,一舉一

動,都要真實!”

  她的聲音慢慢嚴肅起來:“如果有什麽破綻,不但我會有危險,我們之前的

心血也會付諸流水!所以,你要象對待真正的囚犯那樣對待我!”

  蔡孜一邊說,手指一邊活動,自己將繩子解開后遞給了老陳:“用你擅長的

五花大綁吧。繩子勒緊,手吊高!”說完后雙手反背,在老陳面前背對老陳跪了

下去,只等老陳來綁。

  老陳聽了她的話,若有所思怔了一下。然后露出一種有點奇怪的滿足笑容。

他拉了拉繩子,將繩子對折,中間放到蔡孜脖子上,然后穿過腋下,在大臂小臂

上各纏繞了幾圈。這次他綁的很慢,但是毎繞一圈都會將繩子狠狠拉緊,讓繩子

深深的陷入蔡孜的手臂當中。

  繩子在蔡孜的手腕處緊緊繞了幾圈后打結,然后從脖子處的繩子后面穿出。

老陳左手托著蔡孜被捆綁的手腕,右手拉著穿過脖子處繩環的繩子,運了運氣,

然后用力一拉!同時左手用力往上狠狠的擡!

  蔡孜只覺得身上的繩子緊的不能再緊了。雖然有衣服阻隔,但是繩子還是深

深的嵌入了衣服的袖子中,手腕處更是覺得血液都停止了循環。隨著老陳將繩子

收緊打結,她輕輕扭動一下,除了手指,雙手紋絲不動。手腕高高的吊在背后幾

乎到了肩膀處,胸脯也隨著捆綁向前挺了出來,更顯出她曼妙的身材。

  她輕輕吸了口氣,壓抑著伴隨捆綁而來的陣陣快感站起身來,轉身看著老陳

的眼睛。兩人對視了一會,老陳將目光移開,左右看著車內,顯得有點局促。

  蔡孜仿佛了解了什麽,對著同車的另外一名特警微笑,小黃,該你了。小黃

卻沒有老陳的猶豫,拿起一副腳鐐,將蔡孜身穿黑色絲襪的雙腿鎖了起來。

  她低頭看看腳鐐,覺得滿意了,然后輕聲喊了喊老陳。老陳正在出神,沒有

發覺蔡孜在叫他,還是小黃推了他一把:“喂,干嘛呢?!”老陳這才回過神來,

轉頭看著蔡孜。

  蔡孜看著心神不甯的老陳,對他笑了笑。這一笑,彷佛將老陳的魂都拉走了。

他在她來到H 市后,就默默的仰慕她,長期的刑警工作,使他喜歡上了捆綁女人。

他不止一次在夢里將蔡孜緊緊捆綁起來,用盡各種刑罰,然后使用了各種姿勢,

將蔡孜干的死去活來。現在,夢里居然有一半的情形成爲了現實,夢中的女人,

才剛被他五花大綁站在面前。

  她看老陳又出神了,於是動了動腿,腳鐐的聲音提醒了他,自己的夢才實現

了一半呢。他讪讪的笑笑,有些尴尬。

  蔡孜看出了他的尴尬,嘻嘻一笑:“是不是在想,用什麽堵我的嘴呢?就用

KB幫雜志里面經常用的口球吧!”老陳不再走神,卻暗暗感激。他拿起一個帶孔

的口球,塞到蔡孜的口中,然后將口球的帶子在她腦后扣緊。

  蔡孜默默的感受著捆綁,緊縛的快感陣陣襲來。口水從口球的孔中流了下來,

自己覺得自己有些淫蕩。

  她朝著看守所的大門擺擺頭,嗚嗚的說了2 句什麽。

  小黃打開了車門,老陳將蔡孜提下了車,然后兩人押著被繩捆索綁,口球堵

嘴的蔡孜,向看守所走去。

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!